Carlie Wong

Ben & Carlie , happy together.

对你的爱已经是完结的诗篇

【一】

有没有尝过祈求的感觉

有根羽毛在撩拨

看不清颜色

即使抓挠皮肤也无济于事

因为瘙痒隐于皮肤之下

流淌在血液之中

有时是万鼓同奏

荡气回肠

即使掩盖双耳也白费力气

因为骚动藏在肉体以内

传递在骨骼之间

目之所及清新明媚

依依不舍

即使闭上双眼也无可奈何

因为温柔融化在气息之中

缠绕在心头之上

只有祈求过的人

才会懂得

【二】

如果没有掌声

或者你的拥抱

甚者连你的笑容都没有

我也不必数到一千

或者数到一万

手上的花已经枯萎了

可你眼睛一直只看着苹果树

【三】

我把对你的想念酿成酒

浓郁的酒香

让我微醺

太阳刚过枝头

树影躲进地里

麻雀飞回巢穴

香气渐渐消散

你还没来

或者

你来过

却没有告诉我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孟丽君演唱时的回忆所感动,至少我的眼泪没有停过。
母亲是我的第一本书,那个故事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她肚子里面的宝宝就是我。那是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对于夫妻双双下岗并即将迎来新生命的家庭的考验犹为严峻。为了养活这个家庭,父亲背井离乡到外地打工,母亲则早出晚归,卖水果,卖纸巾,开摩托车,卖小零食……除了偷和抢,可能没有她不去做的。
照片里曾经拥那么明媚的一个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磨得如此强悍:她可以一个人开摩托车将货物送到从没去过的偏僻山村;为了分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可以一个人站在楼道上和六七个高大的男子据理力争一个下午;可以上午去做清洁接着卖小商品晚上回家做手工第二天清晨去拿货……她可以,真的什么都可以。
还记得她让我到商店里退还汽水的那份坚决,说偷到的钱买不了快乐;记得她流着泪一脸凶狠地当众给了我一巴掌,因为她用了一个下午才最终在二伯母家找到我;记得当我吵着闹着一定要吃葡萄,她迫不得已领着我到邻居家讨摘葡萄的尴尬;记得我深夜发烧不退瘫软在她怀里,医院的走道上只有她一遍遍说‘对不起’时的焦急;也记得当我没考上心仪的大学时,她抱着我一起哭泣的心痛……汽水的牌子、葡萄的味道、打针的疼痛甚至心仪的学校我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可偏偏只有她像烙印一样刻在了我的心上。
第一次觉得和她的距离很远的时候,是她在手术室里面做手术,我在门外坐了一个晚上。那个寂静的夜里所有愉快和不愉快的回忆通通不受控制地闯进我的脑海里,双手差点连书都捧不起来,到后来护士呵斥什么我也觉得无所谓了,那时只想只要母亲能够恢复健康就算我折寿也没关系。术后到现在母亲的身体一直很虚弱,爬不得山走不了楼梯睡不着觉,从前我很反感她睡觉打呼噜,可是我现在居然会什么都不做倚在门边听着她呼噜忽强忽弱,而且还会觉得很开心。
我想我是自私和怯懦的,因为我从不敢问母亲年轻时候的梦想。二十来岁应该有对未来最美好的憧憬,可是我害怕她会说就是因为我而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每当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想,如果当初没有我,会不会她现在的生活就会过的更好,可是每每一想到这里眼泪就会不自觉地在眼眶打转。
时光啊,你就流逝得再慢一些吧。

短暂的列车旅行中,我睡着了。你从远处缓缓而来,坐在我的左侧,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我们在聊着什么或者什么都没有聊,你在笑着,我也在笑着。

瞬间我就醒了,那个笑着的我突然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是梦,我不相信,睁开眼发现果然是梦,列车还在向前滑行,一如我入睡之前。有时候感觉自己较真的可怕,跟梦里的自己计较什么呢,她能够和你一起坐坐聊聊笑笑不也很美好吗,一睁开眼反而什么都消失了,又回到纠结的现实。

还有一个月我就在这座城市住了满3年了,从最开始的胆怯到现在的随心所欲,我都是自己在体会,一个人吃饭看电影逛街买东西,穿梭在陌生的街道找电脑维修点,去看房子,或者去村里张贴广告……事情都不是大事,渐渐地我发现其实自己挺能够应付这种一个人的生活的,哪怕是肚子痛得没办法动的时候我满脑子还是在计算着自己怎么才能去到卫生所,是走路还是打车,是吃药还是打针。

当然你也是习惯了自己的生活吧,你的故事我都不知道,当你处在无助或者烦恼的瞬间,也许那时的我正在某个街道肆意游荡。在我们共同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这些年,互不相问最长的时间应该有3个月这么长,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在忙碌,都习惯了自娱和自乐,这种习惯或许还会延伸至未来某个时候,但是我真心希望不要太长。

我想(只是我想),如果想绵长这份情谊,或许我们需要更多地去了解彼此,习惯对方的存在,或许在某些时候可以依赖对方吧。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么?哪怕是让我失望的结果也总比一块石头沉进湖里面要好得多。你觉得呢?

那种感觉, 像是一缕淡雅的香气,是一丝不经意的温暖,是一声温柔的呢喃; 好像我们昨天见过,似乎今天也见了,可是我还是期望明天能够再见到你。
我以为你走了,可是你还在,我下楼,你还在。
这就是我决定选择你的原因。

一转眼已经到了半大不小的年纪,我还是那个我,我又不是那个我了。
曾经因为喜欢的男生喜欢环保,屁颠屁颠跟着就去报了个环保社团,跟着男神去做各种活动,谁都以为我有一颗绿色的心,却不知道我讨好的心思和伪装之下爱慕的小火焰。
另一个男生和我同路,骑着自行车迎着朝阳穿过林荫的他有种说不出的帅气。7点他会路过立交桥下的音响店,如果运气好的话那时候会放着周杰伦的歌;7点15分他会去早餐店里面买早餐,紫菜糯米饭和配豆浆、面包配牛奶、白粥配炒粉……每一个搭配都显得那么恰到好处;到学校之后他会顺着荷花池走,刚好三步走上阶梯,到了班级门口会先摘下右边的耳机。这是我知道他的全部,而他不知道我的一切。
我会期待每周位置的调换,因为这样就能更靠近一些。他喜欢唱歌,弹得一手好吉他,音乐是他的爱好,也是他的灵魂。和他说话会变得小心翼翼,害怕他莫名的一笑就能把我颠倒得魂不守舍,心跳是我的旋律,脸颊常有温热。
后来呢?这些情愫都随着时间淡出了我的生活,成为我心底不可告人的温暖,每次回味起来,都觉得傻的可爱。
多少年少的喜欢能够换来日后的陪伴?但愿你慢慢向我走来。

某些情感是要靠积累才会慢慢浮现的,例如,恨。
在最开始的时候可能仅仅只是不适,莫名的情绪会让人不由自主怀疑是不是因为环境、时间或者是恰好自己心情就不太好而造成的,或许还会因为这份不适给对方造成尴尬而感到抱歉。
然后是忐忑,在不清楚事情真相之前任何的假设都会出现,大脑在自主演绎着自生自灭的角色,直到入睡,直到第二天醒来,直到麻木。
当内心沉静下来之后,事情发生的整个经过就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重复回放,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都被放在手术台上剖析再剖析,逐渐从蛛丝马迹中找到支持的依据,错的那方幸好不是自己。
既然错的不是自己,那么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舒舒服服地过些日子,想着有什么也以后再说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日子一天天过,不如意事没有八九也会遇到一二,在这个时候会想起谁?想到自己太笨了没做好,还是时运不济太倒霉,还是仅仅只是闪现出某个熟悉的场景人和事件,那件没多大的事,那个不适的感觉,那种忐忑的心情?
一次如此可以自己说服自己,两次这样告诉自己要理性不要任性,那么三次、四次、五次以后呢?还会有自信推翻这些回忆和假设麽?还能坚持下去麽?
这种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情感体验会强化内心不好的感觉,或许有一天,再见到同一个人,已经不会怎么轻松地自在地交流了,或许连打个招呼都会产生困难,说什么都觉得不对味儿,绞尽脑汁想要尽早结束这样的碰面,巴不得再也见不到这个人听不见他的声音……
现在,你感受到恨是怎么生长的吗?

在无尽浩瀚的时间和宇宙里,我们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真是一个无限大的话题,可能穷此一生都追寻不到它的答案。它切切实实贯穿生命的始终,答案无处不在无物不是,却也抓不住一丝一毫去描述,人的认知被未知的物质阻隔,这就是人之所以为人。
看完《Lucy》让我回想起自己高中时代某一阵子迷上了思考宇宙,尤其是晚上,自己一个人看着天空的时候。人类存在于地球之上犹如尘埃细不可见,并且只是阶段性的衍生物,终有一天或被取代或永不再现;人类所依存的地球也仅仅只是宇宙中太阳系中一颗行星,它的存在只是宇宙中很细小的一部分且也是暂时的,未来是继续存在还是消失尚不可知;宇宙只是可见部分,那么宇宙之外呢,是否有多个宇宙同时在某时间和空间内运转组成一个新的体系?这个体系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如果真有这样的时空存在,那么我们再去探讨人存在的意义性就显得太狭隘了,因为在无限里面去探求有限的细枝末节会造成一叶障目不得要意,那么人生的生死苦乐就显得不再重要,因为它并不是人的全部,更不可能是无尽的全部。基本上想到这里都会冒出一身冷汗,因为此时此刻已经被否定,存在也不再重要,不知道应该把自己置于何地了。
细思极恐大概就是这样,时间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呢?

多数晚上我都在加班加点地工作。不管在别人眼里我是勤奋刻苦还是效率低下,总之我还是在默默地做着手头上的工作,我想,总有一天我的勤奋会给我带来些什么。
一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能做的事情更多了,除了一些核心的管理规划还没有能力承担以外,基本上每一个工作模块都有涉及到,每天都像在打怪兽一样在不停地消灭一项项任务,时间永远不够用,这种充实感让我不禁有点沾沾自喜。
那么你觉得哪样工作给你的简历加上重要的一笔呢?
财务经理一句话把我问住了。这位财务经理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顶峰时期曾做到外企的CFO兼HRD,深得老板的喜爱。这么有能力的人简直就是人精级别的,说个话都够人琢磨个三五天,他突然之间这么一问,我觉得肯定是有玄机的。果然,重头戏就要来了。
不管怎么说,人工作都是在为了一纸简历。奠定你这一份工作和下一份工作之间差距的基础,就是你现在所做的工作经验写在简历上面能不能有所出彩。刚刚那个问题你答不上来,很有可能你还在原地踏步。
我猛然一惊,回过头想想,虽然自己每天都在加班加点但却未必能完成工作,招聘变成了我的工作主心,占用了我绝大部分时间;接下来是处理员工入离职、社保公积金和办公室行政,月初汇总月末考勤制作,新员工入职培训……一直都在机械式重复,仿佛要到世界的尽头。这就是我过去所理解的勤奋,可是现在看来,除了踏实肯干这四个字之外再找不到更能描述我的话了。没有对工作反思和改进的操作,没有策划和推动的过程,过去有的现在保持着,过去没有的依旧没有,那么我的成长又在哪里呢?应该在哪里体现自己的价值?打击简直不能再多了。
由此看来职业生涯规划是有道理并且非常重要的,起码经过规划能够为自己设定成长指标,让自己的努力有理有据。过去总是疑惑为什么要规划个三五年甚至是三五十年?一个人难道就必须一条路走到黑?人生不应该是多向且多种可能的吗?的确,这些担忧都没有错,只是这些担忧的前提排除了规划的可调性,而且将指示牌功能夸大成为了单向主干道逼着人只能这样走下去。现在开始要重视起来了。
我愿意就此勤奋且努力着,更希望这些勤奋和努力是有目标和方向的。

只要有时间,只要有朋友,集体户外活动我都是会去参加的。
通过这些活动,有时候能吸引出意想不到却又志同道合的新伙伴,哪怕没有,原有的小集体依然能够玩得开心愉快。
有些朋友会跟帖说很羡慕我这种生活,有空参加活动,喜欢的时候穿得美美的去自拍,高兴了看场电影,难过了写段文字,然后会发出感叹,我就做不到这样子,你这种日子过得真好。
最开始的时候我会很疑惑,我会想这有什么做不到的,无非就是我单身你蜜恋,吃饭逛街唱歌看电影哪样是不能做了?然后再给点小建议,你可以一、二、三……这样子慢慢来,最后面就可以拥有另一种生活了。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发出感叹的朋友依然在感叹,明明是同岁却说年轻真好,年轻的心真好诸如此类的话,后面我才发现,原来是我太当真了。他们有爱慕的心,却从来不去行动;想要实现梦想却又害怕失去现有的平衡;对美好的事物有所憧憬,却优先接受了面前的重重障碍,裹足不前。说到底其实是,时间不对、心态不对、现实太残酷,所以这些事情永远做不来。
现在的我面对这种感叹已经能够很平淡地接受了,哼哼哈哈就给混了过去。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不一样,你很难指引别人走一条他不会去走的路,最多只是在路上碰面的时候打个招呼,邀请看能不能一起走一程罢了。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享受生活带来的乐趣,做自己喜欢而且想要做的事情,愿每个人都能如此至终,了无遗憾。